【商业名人】徐润:从买办到实业家(二)

浏览: 3,076       日期:
分享到:

随着清代社会经济的转型及对外贸易的发展

香山成为了国人面向世界并走向世界的前沿

在这里涌现了一批以血缘和地缘为纽带的著名洋务家族

他们从洋行买办起家

并把其活动领域拓展到内外贸易乃至投资实业及其他领域

在中外经济、文化交流及国内经济、文化发展等方面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香山北岭的徐润就是这些弄潮儿中的杰出代表之一

作为近代著名的实业家

徐润为中国近代工商业及文化教育事业做出过重要的贡献

他参与轮船招商局、开平煤矿等早期大型民族企业的管理与经营

创办中国第一家华资保险公司

实现民族工商业对外资企业的首次并购

他主持挑选的四批留美幼童

日后大都成为各行各业的精英

他引进先进的石印技术印行中华典籍

对传承中国传统文化起保护和推动作用


1849年的外滩(油画)

徐润在宝顺洋行发展顺利,1861年接任主帐。在他的经营下,宝顺行生意“实一时之盛,洋行中首屈一指”。最右侧为英国领事馆,宝顺洋行大约位于图片的中部。

19世纪70年代的上海街景

在担任洋行买办的同时,徐润也作多方面发展,除了经营自己的生意,还把生意做到日本市场,更涉足上海地产业。

徐润曾担任董事的格致书院

1868年,徐润离开宝顺洋行,结束了自己的买办生涯,步入事业的另一个阶段。此后,他在经营生意的同时也积极参与社会活动,他创立了茶叶公所,并且与唐廷枢一起担任丝业公所、洋药局、仁济医院、辅元堂、清节堂、仁济、元济堂、格致书院的董事。

徐润曾担任董事的仁济医院


魏源像

面对西方列强势力的入侵,一批率先开眼看世界的中国知识分子已开始意识到学习西方的重要性,他们的思想对中国社会的发展起到启发和推动作用。

早于道光六年(1826),魏源(1794—1857)便与贺长龄等主编长达120卷的鸿篇巨制《皇朝经世文编》,引领经世致用思潮。

《海国图志》封面

魏源在《海国图志》中,提出了“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思想。


冯桂芬像

冯桂芬(1809~1874)字林一,号景亭,吴县(今江苏苏州)人,曾师从林则徐,为改良主义重要之先驱人物。

冯桂芬著《校邠庐抗议》的封面

冯桂芬在其著作中提出“采西学、制洋器、筹国用、改科举”的学说,最早表达了洋务运动“中体西用”的指导思想,成为改良派变法图强的理论依据。


洋务运动的成果之一:“江南制造局”

在和西方列强交往的过程中,清政府部分开明的官僚也开始意识到中国应该放下“天朝”的架子,向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学习,在中国建立现代企业。1861年(咸丰十年),清政府开始推行以富国强兵为目标的洋务运动。

李鸿章像

李鸿章(1823—1901),本名章铜,字渐甫或子黻,号少荃(泉),晚年自号仪叟,别号省心,谥文忠。安徽合肥人,晚清重臣,洋务运动的领袖。曾经代表清政府签订了《越南条约》《马关条约》《中法简明条约》等。


盛宣怀像

盛宣怀(1844—1916),字杏荪,又字幼勖、荇生、杏生,号次沂,又号补楼,别署愚斋。祖籍江阴,出生于江苏省常州府。清末政治家、企业家和慈善家,洋务派代表人物之一,被誉为“中国实业之父”和“中国商父”。

容闳像

容闳(1828—1912),字达萌,号纯甫,广东香山县南屏村(今属珠海市)人,是第一个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在洋务运动中,他促成了中国近代第一座完整的机器厂——上海江南机器制造局的建立,倡议、组织了幼童官费赴美留学。

留美幼童在招商局门前合照

“常欲效力政府,使中国致富强”的容闳向清政府提出“宜选派颖秀青年,送之出洋留学,以为国家储蓄人材”,并得到批准。1871年,徐润受南洋大臣两江总督曾国藩委托,负责挑选首批出国幼童事宜,以后的三批出国幼童选拔都在徐润的主持下完成。


詹天佑像

系统组织幼童留美造就了大批日后在各个领域取得杰出成就的精英。首批留美幼童之一的詹天佑(1861—1919)后毕业于耶鲁大学,1905—1909年主持修建我国自主设计并建造的第一条铁路——京张铁路,被誉为“中国铁路之父”、“中国近代工程之父”。

唐绍仪像

第三批留美幼童之一的唐绍仪(1862—1938)后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1912年出任中华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1931年,70岁高龄的唐绍仪出任中山县长,积极推动中山模范县建设。


上海轮船招商局早期的办公楼(石版画)

轮船招商局于1872年由北洋大臣李鸿章委托富商朱其昂创办。1873年,徐润获李鸿章札委为上海轮船招商局会办,协助总办唐廷枢管理招商局。在此后的十多年间,他与招商局同仁一起,把招商局办成早期中国现代化企业的典范。

1873年唐廷枢制定的招商局章程

接手招商局伊始,唐廷枢和徐润等从制度建设上入手,制定一系列规定和章程,形成以局规、章程为主体的管理制度体系,组成以买办和外国技术人员为骨干的管理、技术队伍,为招商局带来了新气象。

《申报》1874年9月18日:《论轮船招商局章程账略事宜》

对唐廷枢、徐润接办招商局后的作为,当时的《申报》评价颇高:“按轮船招商为中国创举……是在坚心志,任劳怨,公好恶、节用度、慎驶守章程,以期利可尽收而害可尽去也。则众华人之所深望者矣。”


《招商局招股照会》

招商局是中国近代第一个自办的大型股份制企业。成立之初,创办者朱其昂的招股活动并不成功。1873年,唐廷枢、徐润接手之后,带头入股。凭他们在商界的声望与信誉,只用了半年时间便招股476000两。

《1873—1881年招商局招股概况表》

1875年11月《申报》报道《华人新设保险局》

轮船招商局业务的扩展,需要有保险业作保障。过去,保险业是外资的一统天下,他们对中国企业横加刁难,勒索高额保费、拒保的事情时有发生。因此,当唐廷枢、徐润倡议成立保险局,“华商无不为之庆喜”。

《申报》报道“招商局福星轮沉没事件”

1875年4月发生的招商局福星轮沉没事件,是促使招商局开设保险公司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仁济和保险开办告白》

保险招商局成立于1875年,但承保能力有限。1876年,徐润和唐廷枢等在保险局基础上招股20万两创立了仁和水险公司,1878年,又创立了济和水火险公司。两家保险公祠的成立,标志着华人保险业的崛起。1886年,仁济、仁和合并为仁济和保险公司。

仁济和公司保单


旗昌洋行办公楼

旗昌洋行(Russell & Co.)是19世纪远东最著名美资公司。1862年,旗昌洋行开办了中国第一家轮船公司——旗昌轮船公司(Shanghai Steam Navigation Co.),一度占有长江航运80%的份额。

但随着1873年英商太古洋行(Butterfield & Swire)和中资轮船招商局的加入,更兼内部经营混乱,旗昌轮船公司出现亏损。

沈葆桢关于并购旗昌轮船公司的奏折

为充实招商局的实力,招商局决定并购旗昌轮船公司,徐润参与谈判并发挥了重要作用。1877年1月,南洋大臣沈葆桢上奏清廷并获批准,招商局以222万两银子的代价正式并购旗昌轮船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