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里的博物馆】香山人物故事——方举赞(四)

浏览: 625       日期:
分享到:

夹缝生存难维系

发昌机器厂与当时所有民族民间资本企业一样,无法摆脱外国资本和官僚资本双重压迫的命运。正当发昌机器厂技术日渐成熟、发展渐入佳境时,耶松船厂和祥生船厂已经兼并了上海大量外资船厂,几乎垄断了整个上海的船舶工业。老船坞也被规模庞大的耶松船厂兼并,不再由发昌机器厂加工零配件。此后,在夹缝中生存的发昌机器厂,面临巨大威胁。在中国封建官僚体制下,社会文化重农抑商,民族民间资本家不被传统社会理解和接受,时时受地方保守势力刁难。政府不仅不鼓励,反而压制民族民间资本企业。

甲午战争后,耶松船厂将发昌机器厂作为兼并的对象。在耶松船厂的竞争下,作为民族民间机械制造业中的佼佼者,发昌机器厂终因资金微薄,没有自己的船坞,技术力量不足,成本过高,市场竞争力弱,在残酷的商战中难以与那些有条约保护、税费优惠、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外国资本和官僚资本抗衡,生产迅速衰落。1895年后, 连年亏损,工人从200多人下降到60多人。1899 年,不得不交由耶松船厂租办。

1900年,发昌机器厂被迫以4万元低价卖给耶松船厂,成为耶松船厂的一个车间,仅保留了发昌五金店。耶松船厂在19世纪70年代后扩充规模,改良设备,增强修造船舶能力。1884 年,其制造的“源和”号轮船,载重已达2000吨,是当时远东制造的最大商船。1900年,耶松船厂与祥生船厂联合,改组为耶松船厂公司,1906年更名为耶松有限公司。从此,垄断中国船舶修造业30余年。

方举赞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创办的企业被洋人的企业吞并,郁郁寡欢,1906年,在落寞中去世,享年86岁。同年,发昌五金店亦停业。历时40年的“发昌号”退出历史舞台。但其资本与创业时相比,增加了200 倍。发昌机器厂被吞并后,方逸侣出任德商禅臣洋行买办,1905 年起任江南制造总局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