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谢海的画》暨《风月猿猴——虫二居藏名家猿猴作品展》

浏览: 4,480       日期:
分享到:

《海阔天空——谢海的画》

海阔天空——谢海的画》暨《风月猿猴——虫二居藏名家猿猴作品展 (2)

自序:吃茶去

文/谢海

活到120岁从谂禅师年轻时在观音院禅修,有僧来拜谒,他问来者:“曾到此间否?”答:“曾到。”从谂说:“吃茶去!”又有僧来,从谂问:“曾来此间否?”答:“未曾来。”从谂说:“吃茶去!”

从谂禅师圆寂前两年才得到燕赵二王的供养,过上比较体面的生活,而在此前,他和他的观音院的师傅们一直都过着很清苦的生活。我在想,那时当他面对求佛开示的后学,寻找顿悟的众生,不说“吃茶去”能说什么呢?

“吃茶去”原本并没有什么玄机,所谓玄机引发的禅机是因为无数人对这个公案有着各种各样的解释和体会。正是因为大家对“吃茶去”这个看似简单的行为有着不同维度的观点,同与不同之间于是就有了高低、好坏、顾盼等等话题,就像我们谈春晚、谈娱乐八卦一样,最不济的还可以谈星座,总得找一个话题。

“吃茶去”这个公案向我们揭示了学习佛法不是一个知性问题,而是一个实践问题。实践的问题解决了,佛学道理也就容易理顺了。要了解茶道,你首先要知道茶的味道,知茶就得亲自去喝那茶,然后才会知道它是龙井、碧螺春、花茶还是乌龙、普洱。知茶才刚刚起步,还需要知道中泠泉水最好,惠山泉水第二,虎丘泉水第三,观音泉水第四,大明寺泉水第五,吴淞江水第六和淮水为第七。知茶水还不行,还得识器,什么壶、什么杯、什么盏、什么碗……还得观火候……还得对时节……当然,还得懂茶礼……多的不得了。从谂禅师指导僧人心注一境“吃茶去”,无非是启迪常人在日常生活的许多方面都可以虔诚修行,从而达到一个禅的境界。

先遍览佛法,再通晓佛学,继而法无定法,我有我法,应该是“吃茶去”禅偈命门之所在。

画画之道和禅的体验差不多,我不太喜欢讲画理,更不喜欢讲画学,到了不惑之后,画画成了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我还明明知道,我画的折枝花卉喜欢的人多,我的瓶花系列的拥趸者都是一些文艺青年,“小黑板”根本没人看,但是,我还是满心欢喜地想画什么画什么。

有时候,我也扪心自问,我为什么画画?为什么画了这么多别人不喜欢的画?这不是矫情——这是我40岁以前一个困扰我的一个最头疼的心结,特别像我在30岁之前总是问我自己我能干什么一样,也像我20岁以前总是追问自己“我是谁”一样。我是一个爱问自己问题的人,我从来不否认这一点。但是,好在问题都被时间解决了。所以,我特别信老辈们说的话,信他们说的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信他们说的无为而无所不为。很多时候,我还信这个世界真有一只无形之手,不断地矫正我前行的方向。

十几、二十郎当岁的时候,我留着长发,扎过小辫,蓄几许山羊胡,穿中装,像个艺术家的样子混迹于尘世,后来发现这太不靠谱了,艺术的好坏和头发的长短也不成正比,于是,修炼成了今天的样子——放人堆里找不到人影。后来,别人说我文笔好,天天写文章,又有人说我组织能力强,脑瓜好使,于是时不时操持展览,正襟危坐地做学术主持,过的也人模狗样的,但是,这都不是我要的生活。

30岁的时候,我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画画,原本只为找一个乐子,后来发现其乐无穷。更为关键的是,我赶上中国艺术市场的黄金时代。可以自愉悦,可以换酒钱,我的天哪……没地方说理去!

再后来,问题复杂了。国际的金融危机让中国的艺术市场栽了跟头,加上藏家越来越专 业化,是一张画就能换成钱的时代渐行渐远。最为关键的是,我发现我除了会画画、会写文章,其他什么都不会,我不会玩微信、不会开车、不会打电玩、不会外语,甚至不会应酬,我终于发现,是我自己主动的、心甘情愿的离这个世界渐行渐远。

画画变成了我的唯一,画画承载了它与我之间太多的风花雪月。

我要把我的画给搞评论的谢海看,我要把我的画给搞策展的谢海看,我要把我的画给写文章的谢海看,如此这般,别人看不看重要吗?别人喜不喜欢重要吗?滚犊子,自己还忙不过来。

事实上,在红尘纷扰的社会里绝对的我行我素是不成立的,那么你能不能画给自己看呢?就像喝茶,你觉得茶好,可不可以不和别人分享,不与人说。

“吃茶去”深蕴妙理,画画其实也暗藏禅机。不为美术史而画的画画,不为换钱而画的画画,我想,就一定能画出好画来。如果你真爱画画,你就去画,你去为它付出时间,为它受苦,为它高兴,你就认识它了。再如果,它能打动你了,那么恭喜你,你已经在大自在的境界里“游于艺”了。

吃茶去,可以心存智能,顿悟了无挂碍,善事一桩;画画去,可以豁达胸怀,体验悠哉洒脱,善事一桩!

今年又要出一本新书。展读张华江、仲敬干两位大哥前题后跋,满心欢喜,沐浴难得阳光,抒写心中块垒,终究未虚度时日,亦是善事一桩。

是为自序。

《海阔天空——谢海的画》展出的谢海部分作品

xiehai3                                                       好的茶

xiehai2古董烟缸

xiehai1 不是每个灿烂都拥有春天

xiehai5宁静亦难得

xiehai4好天气有好心情

xiehai6平湖秋月

 

 《风月猿猴——虫二居藏名家猿猴作品展》

我与虫二居主人张华江先生叨属同乡。因为这个缘故,他编辑出版《虫二居藏中山籍名家书画作品集》时,曾让我写过一篇“序”。如今事隔多年,他再度打算把藏品结集出版,便又想到我。我虽然平日也喜欢写写画画,却并非收藏家,于鉴藏之道尤其属于门外汉,但华江兄盛意拳拳,又使我无法推却,只好姑且写上几句。

华江兄这一次打算推出的,是一部以猴为题材的历代中国画作品,因为按我国农历计,今年岁在丙申,于十二生肖中,正当猴年,而华江本人又是猴年出生,更重要的是他花了十多年时间,藏有一批“猴”画,于是便促成了这份雅兴和豪举。

说起猴,与我们人同属灵长类,其形体、动作乃至“表情”行为都肖似于人,故很早就受到人们的关注和喜爱。长期以来,不仅被观赏、被豢养,而且成为文学作品中的重要角色。在古代的诗文中,写到猿猴的颇为不少,李白、杜甫都有脍炙人口的名句,而小说中最著名的自然要数《西游记》,那位神通广大的美猴王孙悟空,已经闻名遐迩,享誉中外。当然,机灵而活泼的猴子,同样不会被画家所忽略。纵观一部中国绘画史,猴子形象的出现,目前最早可以追溯到东汉末年的新疆库车克孜尔石窟壁画《猴王本生图》。到了宋代,则出现了马贲、刘松年、易元吉等画家,都有以猿猴为题材的佳作传世,其中又以易元吉的数量最多,成就最高,卓然而成为画猴一大家。迨及明、清乃至近现代,画猴渐成风气,不仅主题愈加丰富,象形写真以外,更有“封侯拜相”“献果祝寿”“驱妖降魔”等吉祥寓意,画法也发展为工笔、意笔、工意兼施色色俱备。而佳作层见迭出的同时,以画猴名世者更是代不乏人,可谓彬彬称盛。

华江兄作为一位成功的实业家,对于文化却有著一股与生俱来、老而弥坚的兴趣与热情。盆栽艺术不必说,他在此一行当中已是成绩斐然,名声久著。至于字画收藏,他同样潜心搜罗多年,称得上庋藏富赡,品种多样。由于他并不以此经营牟利,因此能更着眼于作品的艺术价值与历史价值。例如他上一次编辑出版的《虫二居藏中山籍名家书画作品集》以及这一次编辑出版《风月猿猴——虫二居藏名家猿猴作品集》,都显示出一种文化的眼光和情怀。这一次准备付梓的画集,选印了从清、民国时期到当代的名家猿猴画作八十余帧,其中包括京津、海上、岭南、金陵,以及远在辽河的不同画派、不同作者,地域既殊,画风、立意亦各异,可见收藏者不一而足的视野和独到的用心。不仅如此,入选的每幅作品都附有画家的艺术生平介绍和对作品详细的艺术分析,对读者深入欣赏画作提供了很大的方便,这都体现了华江兄的严谨和认真。如果说,当今之世,收藏界急功近利之风泛滥一时,那麽这本画集无疑显得另类和可贵,因此,我也相信它会获得更多人的肯定和喜爱。

刘斯奋

(原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

原广东人文艺术研究会会长

原广东画院院长)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日 于羊城蝠堂

 

海阔天空——谢海的画》暨《风月猿猴——虫二居藏名家猿猴作品展 (1)

《风月猿猴——虫二居藏名家猿猴作品展》展出的部分作品:

fengyueyuanhou03 刘斯奋作品

fengyueyuanhou02廖冰兄作品

fengyueyuanhou01韩美林作品

  fengyueyuanhou07许固令作品

fengyueyuanhou04尚涛作品

fengyueyuanhou05方楚雄作品

fengyueyuanhou06 范曾作品

 

展厅效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