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学术研究 » 详细内容

浅谈地方博物馆与不可移动文物的研究利用——以中山市为例

浏览: 7,083       日期:
分享到:

中山市博物馆  吴春宁

摘要:地方博物馆作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业务的主要承担者,通过普查,基本掌握了本地区的不可移动文物状况。凭借这一优势,地方博物馆可以促进研究人员对不可移动文物的研究,也可以在开发利用方面作更多有益尝试。
关键词:博物馆   不可移动文物 文物研究 文物利用
 
关于博物馆,我国在1979年通过工作条例,将其定义为“文物和标本的主要收藏机构、宣传教育机构和科学研究机构,是我国社会主义科学文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依据这一定义,博物馆工作围绕的主要是可移动的藏品。而国际博物馆协会在1989 年则将博物馆定义为:“为社会及其发展服务的非营利的常设性机构,并向大众开放。它为研究、教育、欣赏之目的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见证物。”就这一定义而言,博物馆侧重点也同样是博物馆内部的陈列及其依托的藏品。那么,博物馆与不可移动文物的关系又如何呢?
不可移动文物与博物馆内可移动的藏品不同。博物馆在对藏品进行利用和展示时,具有更多的主动性,包括要不要展示、何时展示、如何展示等等。博物馆通过对一件藏品进行某种展示,来达到将其推向大众的目的。但不可移动文物不一样,从“三普”所掌握的材料上看,就所有权而言,这些不可移动文物部分属于国家和集体,部分属于私人。而从使用权上讲,只有极少部分文物博物馆拥有使用权。这些文物大多有其固定的功能和使用情况。也就是说,博物馆在其如何使用或者说展示上,话语权并不充分。不过,这并不等于博物馆在不可移动文物的研究和利用上毫无办法。
博物馆的研究人员大多对当地的不可移动文物状况有一定了解,这是博物馆与当地不可移动文物关系的基础。而“三普”的开展,进一步增强了两者之间的关系。可以说,通过普查摸清家底,从而更好地保护、利用不可移动文物,是“三普”工作的初衷。普查是手段,保护和利用才是目的。而在“三普”工作中,博物馆是具体业务的主要承担者,博物馆的业务人员是“三普”调查研究工作的主要承担者。通过普查,博物馆的业务人员基本上掌握了区域内不可移动文物的具体情况。因此,在地方不可移动文物的研究和利用上,博物馆可以也应当发挥更大作用。
 
中山不可移动文物的现状
 
    根据“三普”资料,中山登录的不可移动文物有700多处,其中主要有名人故旧居、华侨建筑特别是碉楼、祠堂、庙宇等几大类。这些文物点中,从保护级别上讲,有国家级、省级、市级和尚未核定为保护单位等四类。从价值和知名度上讲,也各有不同,相差甚大。如孙中山故居作为中国民主革命伟大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的故居,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每年接待游客一百多万人,是中山的名片。相比之下,其他的不可移动文物就逊色很多。有些可以说是养在深闺人未识,除了文物工作者和当地人外,外界问津者寥寥,更别谈关注了。
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是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1]中山众多“三普”登录的不可移动文物是文物工作者经过实地调查,通过层层筛选后确定的。它们是中山历史发展的承载者和见证物,有着自己独特的历史文化内涵,是认识和研究中山历史文化的宝贵实物资料。例如,近代以来中山涌现出来的以孙中山先生为代表的一大批在中国历史上有着重大影响的人物,现中山还保留着很多这些人出生或居住过的地方;这些名人故旧居是我们今天认识和研究这些人的重要实物材料,也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乡土教育的重要基地。另如,中山现存众多的祠堂,它们大多是当地古建筑的集大成者,是研究古建筑的典范,它们的建筑布局和装饰,都有着较高的价值;同时,它们曾经是古代宗族祭祖和处理宗族事务的所在地,是研究中山古代社会经济和基层社会运作的宝贵实物资料。又如,中山现有的众多近代华侨建筑,特别是碉楼建筑,它们具有中西合璧或者西式的建筑风格,建筑形制特别,装饰优美,是中山近代建筑转型的主要体现者;同时,它们又是华侨建筑,是中山作为侨乡的历史见证物,是中山华侨文化的承载者,也是研究中山近代华侨历史和乡村社会的重要实物材料。这些文物点的价值都是显而易见的,但它们却不少是文物工作者走街串巷乃至蓦然回首发现的。它们得到了文物工作者的认可,同样需要得到周围居民的认同,得到人们的认识。将这些文物点公之于世,广为宣传,让大家都能对其历史和价值有所了解认识,改变只有少数文物工作者才知道的状况,进而提高人们对本地文物的认识水平,使大家真正重视这些文物,形成全民参与保护文物的良好氛围,在现阶段来说显得非常必要。博物馆作为当地文物的主要研究机构和“三普”业务的主要承担者,在文物宣传推广及其保护上,路很长,需要做的也很多。
 
博物馆与不可移动文物的研究
 
研究是人们认识和开发利用文物的基础。每一处不可移动文物都是在特定历史时期、特定环境条件下,依靠“人”的智慧和力量创造产生的。有着自身的时代特点,包含着丰富的历史内涵。[2]要将这些文物点介绍给大众,就需要将它们身后所包含的历史文化内涵介绍给观众。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引起人们的兴趣和重视。对于不可移动文物的调查研究,中山自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以来,一直都在进行。老一辈文物工作者凭着简单的交通工具,大致摸清了中山的文物状况,并出版了以《中山市文物志》为主的系列成果。不过由于人力物力等方面的限制,对不可移动文物的研究,除了少数重要的文物点外,尚未能形成系统而深入的研究,特别在文物与当地历史文化的关系上,涉及不多。
深入的研究,对于文物的宣传推广是至关重要的。曾经有一位老家南京的新中山人对石板路的价值产生疑问,“石板路有什么价值呢?我们老家那边到处都是!”在今天的很多人眼里,石板路不过是由一块块并不平整的石板铺砌而成的,朴实无华。在车辆交通发达的今天,表面并不平整的石板路,甚至成了整改消灭的对象,有什么用呢?还不如铺上水泥来得实在。然而它在中山(香山)明清时期的乡村建设中,却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关于石板路,《长洲村志》有过这样的记载:
村内屋宇和人口逐步增多,而村中道路仍是沙土碎石路,每逢天雨,更感步履维艰,村民迫切要求修路……乾隆五十六年,村中绅士发起,开始把宗祠前一段的沙土路铺砌石板……共花了白银162两。嘉庆九年,村中绅士黄赓耀、黄羽京等发起募捐,有关祖尝庙产补足的办法,又从长兴社起向西铺砌石板街113丈(老尺),并建了大小闸门(包括巷口的)八座,并把通往西畴步头一段也铺砌了石板,共用去白银231两。
在《长洲村志》中,修筑石板路和闸门是村里极其重要的事情。可以说,长洲的石板路是村里少量的公共工程之一,在长洲村的发展历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是构成村落基本形态的重要因素。同时,铺砌石板路,也跟当地的地理环境和石料采集工艺的发展水平相关。中山原有不少石板路,然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乡村社会的改造,曾经作为村里重要公共工程的石板路,由于其表面不平整,不方便车辆的行使而逐渐地被改造掉。在中山范围内,比较完整地保留下来的石板路已经很少了。明白了这一些,再回头看那位新中山人的问题,就不难回答了。这种由于不了解文物背后的历史文化内涵而对文物的价值产生疑问的现象,是比较普遍的。这就迫切要求我们要深刻地挖掘出这些文物背后的历史文化内涵,只有这样,才能很好地回答人们的疑问,也才能更好地把这些文物所蕴含的信息和大众分享。
博物馆的研究人员是“三普”工作的主力军,它们通过文物普查,初步掌握了这些文物的信息。而不可移动文物的研究,特别是新发现部分,当前依然处于起步阶段,尚有巨大的空间。为了更好地保护和开发利用这些文物,也为了人们能更好地认识这些文物,研究人员需要更加深入地采集文物的相关信息,深入挖掘它的历史文化内涵。反过来说,博物馆的研究人员在采集信息和挖掘内涵方面,有更多的优势,也有更大的责任。博物馆可以鼓励研究人员以文物普查为契机,加强对地方不可移动文物的研究。例如在立项上给予肯定,在工作安排上给予一定倾斜,在经费上给予一定支持,甚至给予外出学习相关专业知识的机会等。文物研究可以具体到某一个文物点;可以按照文物类别进行,根据类别立专项研究;也可以根据某一各类文物均保存比较完整的村庄、街区,综合考虑其文物的内在关系;还可以就文物与地方文化、文物与文化旅游等进行专题研究。必要时,也可以和高校进行合作,借助高校的研究力量和学术优势,将其与博物馆丰富的调查经验、资料相结合,推进各项研究。总之是,通过各项措施,推动博物馆对本地不可移动文物的研究。
 
博物馆与不可移动文物的开发保护
 
近年来旅游业迅猛发展,文物主要是那些比较著名的文物点成了旅游业的宠儿。对于国内一些文物资源丰富的地方来说,文物旅游资源是当地旅游产品中最具品位、最具特色、最具优势的品种之一。由于文物资源的地域性、稀缺性、脆弱性和不可再生的特性,过度的旅游开发,对文物的保护往往造成负面影响。[3]要求重视文物保护,平衡旅游开发与文物保护的呼声越来越高,针对这一问题的探讨也越来越深入。不过这些主要是针对那些比较有名的文物点。对于那些养在深闺尚不被人们认识的文物点来说,情况又不尽一致。对于这些文物点来说,保护是题中之义,而将其介绍给大众,引起人们对它的重视,则是比较有效的保护它们的手段。很多潜在的文物资源,正是因为不被人们认识,不被人们重视,在人们的漠视下被破坏的。因此,通过有效的方式,将这类文物的信息分享给大众,使人们关注文物、关心文物、保护文物,同样是文物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由于对文物的分布有着清晰的把握,对文物的内涵有着较深的研究,博物馆在这类文物的开发利用方面,有着其他部门难以相比的优势,可以在这方面作一些尝试。
“古迹之旅”就是这样一个尝试。它是中山市博物馆结合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和博物馆之友活动而举办的。博物馆的研究人员根据文物普查的成果和自己对文物的了解研究,以认识中山的传统乡村社会为主题,挑选一些文物点组成一条线路,这些文物点中,有祠堂、寺庙、石板路、闸门、牌坊、折衷主义的近代华侨建筑、碉楼等,将乡土社会中比较典型的因素都尽量囊括进来。在活动过程中,组织者将文物普查获得的相关信息和自己的研究同参与者分享,把文物和历史文化结合起来,将它们还原到具体的社会环境中,让人们通过这些文物,认识中山的传统乡村社会。反过来,也通过认识中山的传统乡村社会,重新认识这些文物的作用和价值。挑选文物点时,主要挑选和传统乡村社会这个主题相关的文物点,有些很可能是默默无闻的,而没有把孙中山故居这种名满天下的文物点包含进来。这主要即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把那些尚不被人们认识的文物点介绍给大家,让人们去认识它,认可它,保护它。活动的反响很好,可以说其尝试取得了成功。
当这样的活动成熟之后,可以将其向社会推广,成为文化旅游线路。以文物点为基本立足点,以丰厚的专项研究为支撑,通过与旅行社合作,借助其丰富的组织经验,一条条立足于本土文物资源的文化旅游线路就可以规划出来。这样,地方的文化旅游将变得更加地丰厚更加地富有内涵。那些曾经默默无闻的文物资源,也会更受关注,得到更好地保护。
文物的开发利用,也可以结合城乡建设和博物馆的建设进行。鼓励社会各界和民间兴办博物馆是今后博物馆发展的趋势。有些文物点本身是当地具有代表性的历史建筑或革命遗址,利用它们建设专题陈列馆、举办近现代历史文化展览等,可以将文物的保护与开发利用和博物馆的建设结合起来。如在郑观应故居内设立郑观应专题陈列,珠江纵队司令部旧址内设立五桂山革命历史陈列,在一些祠堂或者民宅内陈设当地的民俗展览,在华侨建筑内举办华侨历史展览,在一些行业建筑内陈设行业性质相关的专题展览等等。将文物点开发成各种陈列馆、专题博物馆等,通过这种方式,将文物点合理利用起来。而陈列展览是博物馆的基本职能,地方博物馆在这方面有着专业优势。因此,在利用文物点建设专题陈列馆和举办各种展览时,地方博物馆可以在专业上予以协助和指导,以便收到更好的效果。
此外,不可移动文物还可以融入到博物馆的展览中,将其制作成模型、数字模型或者图片展等。博物馆在将不可移动文物制作成图片展时,可以取其精华,也可以按照地域或者类别进行,再配以适当的文字说明。制作成的模型可以在博物馆内展出,其图片展除了在博物馆展出外,还可以与博物馆的下乡巡展结合起来,将其放到镇区文化站、图书馆、学校、社区、乡村等等地方展出,将文物的信息传递到各个角落,让更多的人了解和熟悉本地区的不可移动文物。这也是扩大文物点宣传的有效措施。
 
经过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博物馆与地方的不可移动文物的关系更加密切。无论是研究保护还是开发利用,博物馆都有自身独特的优势。博物馆可以也应该在《文物保护法》等文物法律法规的允许范围内,凭借自身优势,在文物的研究、保护和开发利用等方面作更多有益的尝试。


注释:
[1] 王桂芹:《谈谈腾冲不可移动文物资源的保护和利》,《保山师专学报》,2002,22( 4)。
[2] 张邦启:《新发现不可移动文物的认定、保护及其利用——以池州市为例》,《池州学院学报》,2009年8 月第23 卷第4 期。
[3] 李继峰:《历史名城文物保护与旅游资源开发研究——以古城洛阳为例》,《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