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学术研究 » 详细内容

展示设计在媒体时代对话形式中的运用

浏览: 2,391       日期:
分享到:

中山市博物馆      梁静雯
摘   要
本文,笔者以媒体时代为背景,通过对传统对话形式与媒体时代的比较分析,探讨了其改变所引起的心理变化和技术更新的关系。同时借鉴戏剧、电影在表现手法上的经验和图象心理学观点,探讨展示设计在技术更新和心理因素变化后,形式手法及创作思维的转变。
关键词:媒体时代  对话形式  媒介  载体  符号
Application of Exhibition Design to
Dialogue Form in the Media Era
Liang Jingwen, Museum of Zhongshan City
Abstract
In this thesis, the author sets the Media Era as the discussion background, through comparison analysis between traditional dialogue form and that in the Media Era, explor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sycho change and technical renewal caused by dialogue form transformation. By referring to the expression experience of drama and movie and the viewpoint of psychopitorics, it discusses how expressional forms and artistic creation ideas in exhibition design change after technical renewal and psycho change.
Keywords:
Media Era, dialogue form, intermediary, carrier, symbol
告别工业时代,跨入21世纪的门槛,人类进入媒体时代。随着计算机和网络的出现,从技术上改变了人们交流信息的方式——对话形式和心理状态。这种转变不仅影响了人类的生活模式,并对艺术设计的表现手法提出了新的要求。而展示设计作为信息传递的一种新型媒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空间,逐渐从物质性转向了非物质性,从真实场景转向虚拟场景转变。数字化多媒体技术的介入也为设计师提供了更大的思维舞台,使技术与艺术的表现更加一体化。
一、 传统对话形式与媒体时代的比较
人类从古到今都需要交流思想、传递信息。这种被喻为“对话形式”的交流方式,从农业到工业时代,发展到今天的媒体时代,随着技术的更新有了明显的变化。从绳结、击鼓到界面传示,信息的交流无不通过一定的媒介、载体等中介物发生作用。
农业时代,信息、资料、知识的采集、传递是低水平的。从绳结、图示、击鼓、步递、马递到风筝、信鸽……虽然原始,也可以从中感受到其进步的轨迹。
工业时代以后,邮局出现,报纸刊物等作为媒介也得到了普及。
到了近代,欧洲掀起的科学文化革命,集会演讲、友好对话、沙龙清谈等都曾是信息传递的重要渠道。19世纪中叶,在发明电报之后,电信成为信息和新闻的主要通信工具[1]。
跨入21世纪门槛,媒体巨增,人们面临的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在这个信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抹杀时空距离的时代里,我们无法看到信息的流动,但能感受到量与速度的压力[2]。这种巨变改变了我们的交流方式,也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人类进入了媒体时代。模糊\可选择性\片段\拼贴\堆砌\多元化\多视窗,成了媒体时代对话形式的特征。
“界面”这个媒体时代的新生词,也就顺应成为了最重要媒介载体。我们只需运用击键、揿击鼠标、手写、对话或特殊眼镜方式,以文本、图示和色彩通过界面来与对方沟通。坐在界面前,情感表露洋洋洒洒,淋漓尽致,面对真实场景,却变得木呆而冷酷。人以不同的身份出现于界面前后,也以不同的方式进行着对话交流。“保持距离的窥探交流”正形象地描述了媒体时代对话形式发生变化后的心理状态。
信息多元化,量与速度带来的压力让我们的对话形式从单向性向多向性转化;从强制性向多选择性转化;从完整向拼贴、堆砌转化。可见,技术更新,心理因素的变化也反过来影响着人们的对话形式,三者的关系是相互依赖、息息相关的。
二、在展示设计中的运用
对话形式的改变不仅影响人们的生活方式,并对艺术设计提出了新的挑战。由于展示设计作为人类之间,人类与自然之间传达信息的一种新型媒介,在媒体时代的对话形式中充当着重要的中介作用,其表现手段也必将受到影响。
(一)技术的更新为展览提供更多元化展示手段
与以往工业时代相比,媒体时代的展示设计从物质性转向了非物质性,从真实场景转向虚拟场景,并增加了多媒体展示形式,改变了实体展场,实物展示的旧模式。虚拟空间和多媒体声、光、电、智能成了媒体时代展示的主要方式,也体现出对话形式的改变所带来的影响。下面以Eyebeam艺术科技博物馆+工作室的概念设计和汉诺威世界博览会知识馆的设计来说明。
Eyebeam艺术科技博物馆+工作室概念设计是各种高科技与媒体产生的新空间。其中一种可活动的地板系统,使这个空间可以变成不同方向的斜坡或阶梯来连接三个不同的楼层,并且可透过电子程式控制感应器和灯光及音响,以感应操纵系统来控制这个空间。而这种可活动的地板及展墙系统可根据不同展览的需要变换高度和位置。
2000年汉诺威世界博览会的知识馆设计中,设计师在一个类似太空的环境中,设置了几十个大小不一,形似细胞、缓慢地移动着的装置。装置由半透明材料制成,内设幻灯机,并定时将诸如报纸、昆虫、抽象图案影像投射在装置上,随时间的变化,它们在运动中重新组合[3]。运用智能感应系统把信息随机地呈现在观者面前,筛选和重组成了更为具体的信息摄取方式。
另外,在电影的表现手法上英国导演彼得•格林纳威(Petter Greenaway)的《枕边禁书》一片中大量运用电脑新科技,将各个时代、各个时空发生的事件以“平面蒙太奇”的形式在同一电影平面
展开,开掘出前所未见的电影语法[4]。如大画面杰罗姆在诺子额上题字,小画面是诺子父亲为小时侯的诺子题字,(打破平行蒙太奇的对剪常规)诺子在不同年龄阶段都被两个重要的男人为他题字,大小画面把不同时空的情景联系起来(如图1)。透过“画中画”,观者、剧中人以及隐藏的电影导演的位置是相等的,观众所看到的人、事物无一不是透过导演之眼在观看。
这就是技术的发展,改变了对话形式,以“平面蒙太奇”的手法叙说故事。而运用于展示设计中,这种在同一平台上述说不同时代、时空的手法可以打破以往单一的按年代、时空发展的图片展示方式。不同时空发生的事件放在一起,让观者能发挥想象,自我补充视觉缺陷。同时,多媒体界面的运用更能节省展线和空间。网上博物馆的出现正体现了这种技术的运用,鼠标的灵活性,大小变换的界面,都为叙述方式提供了新的技术支持。
实例如此,概念设计如此,电影也如此。可见,新技术的运用已经改变了我们的博物馆展示观念。
二、心理因素的改变使展示手段进行了相应的更新
媒体时代对话形式发生转变(即人们接受信息方式的改变),必将影响心理因素。在设计中我们应抓住这种变化,不断借鉴相邻学科的经验,更新创作思维,更好地解决这种变化中的“观演方式”。具体表现在以下三点:
1、平行述说  互动交流  个性选择
这种观念在后现代戏剧的运用中尤为突出。在这里以理查德•谢克纳(Richard Schechner)的环境戏剧为例说明这一点。
谢克纳的贡献在于向传统观演分离的样式提出挑战,重新发现环境戏剧的新的演出形式,发展出一整套理论体系,并把它运用到戏剧实践中。其中他提出环境戏剧的两大特征是:
 观演区融合
环境剧场鼓励在一个球形组织的空间里给予和接受,观众占据的区域是一个大海,演员在里面游泳;表演区域是观众中间的一些岛屿和陆地。没有固定的边线自动把观众区分出来跟演员对立。这种方式改变了以往主次分明、观演分开的形式,关系更模糊,更直接。
 观众参与
谢克纳认为观众参与恰恰发生在演出被打破成为社会活动的那一点上。也就是说,观众参与和那种自制、自治、有头有身有尾的艺术作品的观念格格不入。参与一般分为自发参与、导演策划参与和意外参与。这种参与与观演区融合,实际上就是平行述说、互动交流的体现,能加深观众对内容的印象,有利于信息的反馈。
同样,在展示设计中我们大可借鉴。试把展示区域看作一个大舞台、大剧场,把所有的展具看作演员,参观者看作观众,那么这种新的对话形式不就可以融会贯通吗?如2001年3月上海美术馆举办的“摩尔在中国”系列活动,包括“了解摩尔--专家导览”、 “接触摩尔--摩尔录像播放”、“体验摩尔--雕塑活动”等, 展后还有征文活动和关于摩尔的问卷及抽奖活动。虽然这些项目并不属于展览的重点,但活动的增加,观众参与,对信息的反馈有明显的帮助。一个成功的展示活动,策划显得越来越重要了。
而2005年在香港艺术馆举办的《法国印象派绘画珍品展》中针对参观者年龄层次和知识结构而设计的不同导览、教育方式更是新型策展观念——个性化选择的体现。为配合展览,策展方为观者提供了两种语音导览(成人和儿童),同时还增加教育展厅、网上参考资料套和专题讲座等多元化活动,观者可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合适的方式进行参观。
2、空间、视点位移与转换
从多焦点到局部焦点,视点转移,除了体现选择性观演,更重要的是用于展示设计,这种不同的空间气氛的转换,局部视点与多视点的结合能让观者在“游历”中加深对信息的理解。
如“法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设计师的观念是把所有生物的演化过程以戏剧舞台般的效果展现给观众[5]。各类生物以游行队伍的态势表演着一场生物的嘉年华会,观众穿梭生物群相时,就如同参与
嘉年华队伍,加上馆内的局部声效和多媒体解说仿真功能,展区中每一个独立种群与其他种群竞相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因此观众走动或重新调整着他们的注意力,如同穿梭在一种单一焦点、多焦点和局部焦点同时并存的舞台上。
3、提取元素符号,组合、堆砌
这种方式完全从当代人对图象、文字、音频信息吸收方式和心理学角度来入手。
贡布里希曾引用威廉•詹姆斯的话说,在我们倾听一个人说话或阅读一页文字时,我们认为是自己的所见所闻的东西,但实际上都是我们的记忆供给的。这是因为我们的心灵有较充足的言语联想。供给了必需的材料,得以根据微弱得多的听觉线索进行理解。心理学称这是“象征材料的知觉”(perception of symbolic material)[6]。而那些概念化的图像和符号已成为人脑的记忆。错觉习惯会让我们对符号、元素信息加以组合和联想,在展示设计中心理的运用是很有必要的。如在2000年汉诺威世界博览会的希腊馆中,设计师提取希腊剧场坐席符号,在室内用木制古希腊圆形剧场并悬于半空,中央放置一座古希腊的天文仪,运用片段符号激起观者的记忆。
香港导演王家卫的电影风格也正是通过这种符号的提取和重复,来回晃动,贯穿始终,加深观者印象。《花样年华》里婀娜多姿的精美旗袍;《重庆森林》里灯光迷离的酒吧,风雨飘摇的街道、车站,电梯,摇晃的车厢,电话亭,狭窄的过道;《东邪西毒》里一望无际的黄色大漠、透着灯光的鸟、鲜艳的红衣服、红嘴唇、红得娇艳的脸颊、红色的嫁衣、鲜红的辣椒。片段故事的拼贴、组合产生不同的效果。王氏电影的成功也正是抓住了当代
人的心理状态的转变,从电影元素中寻找突破。
2004年刚落成的东莞展览馆(如图2)内部的展示设计正是利用人的错觉心理和概念习惯,提取各展览章节内容的元素符号,进行片段组合的典型。如二层经济篇,从地面到墙体展板延伸至天花都在不同程度地穿插着各种经济符号、数据和图片,这种方式除了可以使展馆气氛设计更统一、协调,衔接和弥补展览章节间中的过渡空间,更重要的是提取元素组合设计,从形式上加深观者对展览的印象。
结   语
媒体时代,人与人之间信息传达的方式发生了变化,技术因素和心理因素的转变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也改变了艺术设计的表现手法。人类之间,人类与自然之间都需要交流,提供这样的媒介和手段帮助人们相互理解和增强认识的展示设计成为了信息传达的一种新媒介。而设计师们也必将根据媒体时代对话形式的变化对展示手段加以更新,创造出更新型的展示方式!
参考文献
1、 余志和:《信息时代纵横》,第1版,北京,京华出版社,1998年。
2、 费菁:《媒体时代的建筑与艺术》,第1版,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9年.
3、 杜异:《汉诺威世界博览会设计》,第1版,广州,岭南美术出版社,2002年。
4、 程青松:《国外后现代电影》,第1版,江苏,江苏美术出版社,2000年。
5、 桂雅文:《爱上博物馆》,第1版,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
6、 (英)E.H.贡布里希:《艺术与错觉》,林夕、李本正、范景中(译),第1版,湖南,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年。
作者简介:梁静雯(1979—),女,广东中山人,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展示设计,现任职于中山市博物馆,主要从事展示设计实践与研究。
作者联系方式:电话,13590738980   (0760)8871131
E—mail:fay1226@126.com
2007年9月发表于国家核心期刊《包装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