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学术研究 » 详细内容

黄帝•伏羲•后稷同族考

浏览: 7,383       日期:
分享到:

张  潮
黄帝、伏羲、后稷是我国古代神话传说中三位大名鼎鼎的人物,他们之间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由于种种原因,这一关系尚未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有鉴于此,本文拟就这一问题作一探考,不当之处,请读者批评指正。
黄帝之名见于铜器铭文者,当属战国时期的《陈侯因资敦》:“其唯因,扬皇考昭统,高祖黄帝,达嗣桓、文,朝问诸侯,会扬其德。”但据《大戴礼记•五帝德》,则大约在春秋时期,人们已经认为黄帝的传说事迹十分遥远,真伪难辨了:
“宰我问于孔子曰:‘昔者予闻诸荣伊令,黄帝三百年。请问黄帝者,人邪,抑非人邪?何以至于三百年乎?’孔子曰:予!禹、汤、文、武、成王、周公可胜观也。夫黄帝尚矣,女何以为?先生难言之’”。
黄帝到底是人还是神?显然他具有双重身份。当黄帝走向神坛时,威严之极,统领天下鬼神,处于主宰神的地位。如《韩非子•十过》所言:“昔者黄帝合鬼神于西泰山之上,驾象车而六蛟龙,毕方并辖,蚩尤居前,风伯进扫,雨师洒道,虎狼在前,鬼神在后,腾蛇伏地,凤凰伏上,大合鬼神,作为清角。”
黄帝来到人间则是集大成者,功绩莫可比拟:钻燧取火,造釜甑 ,始蒸饭,盖房屋,穿井,造车船,造弓箭,铸铜镜,铸铜鼎,并且还叫伶伦作乐律,大桡制定甲子,仓颉造文字,雷公和歧伯论经脉⑴……无所不能,很多发明创造归于他的名下。
值得注意的是,在典籍记载中,黄帝与另一位神话传说人物伏羲的事迹往往重合。二者均为龙蛇体,均服牛作马,均通晓天文地理,均对文字的发展作出贡献,均在算数术上有所建树,⑵此暗示出他们之间有某种内在联系。
《史记•五帝本纪》:“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路史•后纪五》:“黄帝元妃西陵氏曰嫘祖,以其始蚕,故又祀先蚕。”《广博物志》卷五十引《皇图要览》:“伏羲化蚕,西陵氏始养蚕。”黄帝与伏羲借助第三者西陵氏和蚕桑起源结合在一起,这是他们之间存在某种联系的一个证据。
文献中曾描写过伏羲出生的情况,《史记•补三皇本纪》云:“大皞庖牺氏,风姓,代燧人氏继天而王。母曰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牺于成纪,蛇身人首,有圣德。”《太平御览》卷七引《诗含神雾》:“大迹出雷泽,华胥履之,生伏羲。”都说伏羲是其母踩着神奇的大人迹以后,感孕而生。如何理解这一现象?其实,所谓踩大人迹的说法,只不过是我国古代信仰过的图腾感应说,即依靠某种动物或者植物等图腾崇拜物的庇佑得以祈福生子。夏商周三代的创立者禹、契、后稷都是这样降生的。
值得一提的是,周人始祖后稷出生时的情况,与伏羲相同。《史记•周本纪》说:“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号曰后稷,别姓姬氏。”《诗•大雅•生民》孔疏引《河图》:“姜嫄履大人迹生后稷。”皆谓周人始祖后稷是其母姜嫄履大人迹之后感孕而生。闻一多曾谓:“复考古帝王感生之事,由于履迹者,后稷而外,惟有伏羲”。⑶伏羲与后稷的出生传说借助同一图腾崇拜物而结合在一起,亦暗示出他们之间有着某种内在联系。
据以上考察可知黄帝、伏羲、后稷三者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一方面,黄帝与伏羲事迹相同;另一方面,伏羲与后稷感生传说相同。如此,则黄帝与后稷之间也应有某种内在联系。
黄帝号有熊氏,黄帝族崇拜熊图腾。姜嫄履大人迹即是履熊迹,周人也崇拜熊图腾。孙作云对此有详细考证。⑷《国语•周语》:“我姬氏出自天鼋 ”,周人自谓出自黄帝族,无疑与黄帝族有渊源关系,当然可以崇拜同一图腾物。《礼记•月令》正义引《帝王世纪》:“(伏羲)一号黄熊氏。”伏羲称黄熊,与黄帝之名相同,实际上是说伏羲族崇拜熊图腾,其母所履大人迹,当也是熊图腾崇拜的反映。由此可见,黄帝、伏羲、后稷三者之间的内在联系实乃同族关系,他们同出自一族。
通过黄帝、伏羲、后稷三者的同族关系还可揭示出更深刻的历史实质内容。
先说黄帝。黄帝原本是天神,黄与皇同,黄帝即皇天上帝。“及战国而盛传于齐,始由天帝而转化为人王。”⑸他是哪一族的天神?他姓姬,倍受周人推崇,传其崇拜熊图腾,虽然转化为人王,却透露出他原本是属于周民族的天神。
在说伏羲。伏羲之名在典籍中写法不一:作伏羲、伏戏、伏牺、宓戏、虑牺、包牺、庖羲、包牺、雹戏等字。宓、虑古文同伏;庖、包、雹,牺、戏、羲为同音假借。这样分辨之后,伏羲之名实可归纳为两大类型:
第一大类型是流行的写法——伏羲。第二大类型是容易引起误解的写法——庖牺。
《说文》训伏为“司”。《左传•昭公十七年》:“鹘鸠氏,司事也。”孔颖达疏:“司事为营造之事。”《国语•周语》“以命我司事”韦昭注:“司事,主农事官也。”故知“司”有主管或掌管某种事务之义。羲与牺同音,实即牺。《说文》“牺,宗庙之牲也。”《周礼•地官•牧人》:凡祭祀,共其牺牲。”凡此可证,伏羲的本义应是主管或掌管祭祀事务。
《周礼•天官•庖人》:“庖人共掌六畜”郑玄注:“六畜,六牲也,始养之曰畜,将用之曰牲。”孙诒让正义:“用谓共祭及膳。”是知庖人共掌六畜有两种用途,一是供祭,二是用膳。《帝王世纪》简单地把“庖牺”看成取牺牲,供庖厨,食天下,似未把握住实质内容。倒是《拾遗记》所说:“庖者包也,言包含万象,以牺牲登荐于百神,民服其圣,故曰庖羲。”更接近历史真实,庖牺的本义还是应与祭祀有关。
《国语•楚语》有一段涉及上古史的很重要的记载,兹录如下:
“古者民神不杂,民之精爽不携贰者,而又不能齐肃衷正,其智能上下比义,其圣能光远宜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聪能听彻之。如是则明神降之,在男曰觋 ,在女曰巫。是使制神之处位次主,而为之牲器时服,而后使先圣之后之有光烈,而能知山川之号,高祖之主,宗庙之事,昭穆之世,齐敬之勤,礼节之宜,威仪之则,容貌之崇,忠信之质,禋絜之服,而敬恭明神者,以为之祝……”
这段记载的重要性在于告诉我们,古代巫祝能通天神,掌管祭祀、宗庙等事,具有多种职能。由此可以推知,伏羲其实就是一个巫师,即男觋。
汉代画像石上伏羲画像多见,均作人首蛇身,大都与女娲连体交尾,配以日月星辰,金乌蟾蜍玉兔,太阳树等,构成一个以天界为主的画面。伏羲画像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征,一手握规,一手托着太阳。此非凭空臆造,当有所本。《考古记》云:“圜者中规,方者中矩”。《淮南子•天文训》说:“天道曰圆,地道曰方。”我国古代的天圆地方说可否与规矩联系起来?答案是可以的。据张光直先生研究:“甲骨文中的巫字,就可以看作是对规矩使用的表现,而规矩正是掌握圆(天)方(地)的基本工具”。⑹此从实物图像上证明伏羲就是男觋。
《天中记》卷四十引郑鲂《禹穴碑》:“伏羲得神筮而定皇策。”同书卷四十又引《古史考》:“庖牺氏作,始有筮。”《古微书》卷十二引《春秋内事》:“自开辟后,五纬各居其方。至伏羲乃有消息祸福,以制吉凶,始合之以为元。”《管子•轻重戊》:“伏羲作造六,以迎阴阳,作九九之数,以合天道,而天下化之。”《广博物志》卷四引《物原》:“伏羲初置元日。”这些记载显然已将伏羲是巫师的事实揭示出来。
在此还必须讨论一下女娲,因为传说她与伏羲是一对兄妹,②或说他们是一对夫妻。⑺
《淮南子•览冥篇》中高诱写过这样一段注解:“女娲,阴帝,佐宓牺治者也。”女娲辅佐伏羲只可能是从事巫职,这一点,《淮南子•览冥篇》本文已有叙述。女娲补了苍天以后:“乘雷车,服驾应龙,骖青虬,援绝瑞, 席萝图,黄云络,前白螭,后奔蛇,浮游消摇,道鬼神,登九天,朝帝于灵门”。能够乘雷车驾龙,道鬼神,朝见天帝,无疑是典型的巫师形象。
从称名来看,女娲之娲与巫,上古为一音之转,女娲可作女巫。女娲别号女希氏,“希”为借字,实乃女牺氏,其字义任然与祭祀有关。《说文》释娲:古之神圣女,化万物者也”,似乎便是巫的行为。
总之,通过对文字的训诂、汉画像石图像的考释以及文献资料的引证三个方面综合分析,可知传说中的伏羲与女娲本是巫职,伏羲可称为男觋,女娲可称为女巫。后转化为人名。
伏羲一作太昊氏,昊字上部为日,下部为天,古代天、人二字通用,故昊字可理解为从日从人,其本义与崇拜太阳有关,⑻此乃太昊氏(伏羲)为巫师的又一佐证,因为崇拜太阳的仪式由人(巫)来完成。
由此我们可以作出两点推测:
1. 伏羲与女娲的兄妹关系或夫妻关系是男觋女巫的讹变而误传。
2. 《太平御览》卷七、八引《风俗通》:“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于絙泥中,举以为人”。 抟黄土造人虽然无人相信,但流传面却相当广泛。1982年,辽宁东山嘴红山文化中发现了一组石建筑群,分为石圆圈和石方框二种,是用作大型祭祀活动的祭坛⑼。石圆圈周围,出土有一些大肚子裸体陶像,寓示生殖崇拜的含义,应是祭祀生育神的场所。长方形祭坛,应是祭祀地母的场所。⑽总之,这是一处举行社祭的祭坛。⑾社神是土地神,也是禖神,祀社与祀高禖有相同之处。因为女娲是女巫,主持社坛祭祀,祀生育女神,此后便演绎成高禖神。文献中有此演绎的痕迹:“女娲祷祠神,祈而为女媒,因置婚姻。”⑿ “(女娲)载媒,是以后世有国,是祀为皋禖之神。”⒀即女巫→婚姻→高禖神。女巫因负责祭祀生育女神,后来便演绎成女娲(巫)抟黄土造人了。中国古代神话传说的不断增殖积累过程及其包含的史实日渐模糊的现象,于此可见一斑。
上文已考,伏羲与后稷一族,当然应该是周族男觋。相传伏羲的出生地在成纪,《遁甲开山图》:“伏羲生成纪,徙治陈仓。”成纪在今甘肃天水一带,陈仓在今陕西宝鸡一带。或说优羲生于华胥之国,在弇州之西,一般也认为在陕西、甘肃等地。有趣的是,从甘肃迁到陕西,正是周民族早期迁徙的路线。伏羲的迁徙路线与周民族早期的迁徙路线相同,可作为伏羲是周民族男觋的一个旁证。
最后说后稷。后稷备受周人推崇,被尊为先祖,但他其实是一位农神,顾颉刚曾明确指出:“周的民族重耕稼,所谓后稷,也不过是因为他们的耕稼为生,崇德报功,追尊创始者的称号。”⒁在不窋之前,周人先王世代称后稷服事虞夏,做虞夏的农官。⒂后稷本不是一个人名,而是一个时代的代表。⒃
通过以上考察,我们终于可以知道,黄帝、伏羲、后稷的神话传说,蕴涵着周人早期社会一个极重要的史实,这就是以天神、农神和巫师三者合一的神权政治体系结构。这种神权政治体系结构与商民族有明显的区别。商人崇拜天神、祖先神、自然神,诸神各自独立。互不统属。⒄周人同样崇拜天神、祖先神、自然神,但周人以农神配天神享祭。⒅《逸周书•世俘》:“(武王)以斩纣身,告于天于稷,用小牲羊、犬、豕于百神,水土于誓社,用牛于天于稷。”《诗•周颂•思文》:“思文后稷,克配彼天,立我烝民,莫非尔极。贻我来牟,帝民率育。”都记载了这一大事。在这种神权政治体系结构中,巫是沟通天神和农神的媒介,是天神和农神的化身、代言人。已有大量的考古资料展示出商人的礼器特点——往往用酒器觚爵作为礼器组合。周人的礼器特点与此判然有别,往往以食器鼎簋作为礼器组合。在物质文化上,商周两个民族一个是重酒的组合,一个是重食的组合,⒆形成如此强烈的个性,其物质文化的转变,是随其本源——神权政治体系结构的转变而演化。由此可见,当时的神权政治体系结构已渗透于社会的每一个领域,左右着人们的思想和文化,它为秦汉以降的君权神授思想和神权政治体系结构奠定了基础。
注释:
⑴  袁珂:《中国古代神话》,中华书局1960年8月版第136页。
⑵  何新:《论神的起源》,三联书店1986年5月版第32页。
⑶  闻一多:《伏羲考》,《闻一多全集》,三联书店1982年8月版第28页。
⑷  孙作云:《诗经与周代社会》,中华书局1966年4月版第23页。
⑸  顾颉刚:《黄帝》,《史林杂识初编》,中华书局1963年2月版第176页。
⑹  张光直:《谈琮及其在中国古代文明史上的意义》,《文物与考古论集》文物出版社1987年版第252页。②  《独异志》
⑺  《全唐诗》卷38引卢仝《与马异结交诗》。
⑻  何光岳:《伏羲氏的神话与史实》,《民族论坛》1991年第3期第35页。
⑼  郭大顺等:《辽宁省喀左县东山嘴红山文化建筑群址发掘简报》,(文物)1984年第11期第1—11页。
⑽  俞伟超等:《座谈东山嘴遗址》,《文物》1984年第11期第12页。
⑾  王震中:《东山嘴原始祭坛与中国古代的社崇拜》,《世界宗教研究》1988年第4期76页。
⑿ 《 风俗通》。
⒀  《路史•后纪二》。
⒁  《顾颉刚:与钱玄同先生论古史书》,《古史辨》第一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3月版66页。
⒂ ⒃ 孙作云:《诗经与周代社会》,中华书局1966年4月版第23页。
⒄   晁福林:《论殷代神权》,《中国社会科学》,1990年第一期第56页。
⒅  顾颉刚:《讨论古史答刘胡二先生》、《古史辨》一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3月版141页。
⒆  北大历史系考古研究室:《商周考古》,文物出版社1979年1月版第88页。